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中國紅牛最大利益相關方中泰雙方(華彬集團、泰國天絲或許氏家族)針對中國紅牛品牌的糾紛持續不斷,但2019年以來一直沒有激烈對決,直到11月25日北京高院的一審判決出爐。盡管該案的審判只是雙方2016年矛盾升級后20個左右訴訟中的其中一個,雙方階段性訴訟結果剛剛浮出水面,但由于中國紅牛的巨大品牌影響力,本案結果引發媒體和輿論熱議。


判決書顯示,北京高院駁回原告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中國紅牛”)要求法院確認中國紅牛對“紅牛系列商標”合法權益,并要求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泰國天絲”)支付37.53億元廣告宣傳費用的兩項訴訟請求。該案中國紅牛還需承擔近2000萬元的訴訟費,同時,據媒體報道,泰國天絲在國內注冊53個商標包括安奈吉商標仍被法院查封


泰國天絲則在11月28日晚發布聲明稱,一審判決“大獲全勝”;中國紅牛公司則發布聲明稱,一審判決僅圍繞紅牛公司是否對“紅牛系列商標”享有商標所有權進行審查和裁判,偏離了紅牛公司的真正訴求,對北京高院的一審判決堅決不予認可。


根據該聲明,中國紅牛稱請求法院確認其對“紅牛系列商標”享有合法權益,即有權使用“紅牛系列商標”并享有其上所附收益等合法權益,而非請求法院確認紅牛公司為登記注冊的商標所有權人,并將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法與理之爭


商標具有嚴格的國家區域性特點,同時在沒有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商標及包裝裝潢權益歸屬一般采用“誠實貢獻論”或者“商標依附論”等理論作為裁判依據。專家普遍認為,任何一種學說理論都必須結合具體糾紛而慎重適用。


在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的此次糾紛中,泰國天絲依據的是商標主體注冊及行政運營中必要的授權文件和合約約定,中國紅牛爭取的是創立初期合約真實意思表示,市場起步的合同約定以及24年市場、品牌付出為商標贏取的增值權益。


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對于判決,難怪中國紅牛覺得不合理、不公平。有關業內人士指出,依據“商標注冊”所有權判決有明顯的不足之處。眾所周知,商標與包裝裝潢以及附著于商品上的消費者價值是完全不同的商業利益,依據商標所有權判決過于牽強,也難以服眾。比如當前泰國天絲借助其他飲料的保健食品批文推出與紅牛幾乎一模一樣的“安奈吉”,已經導致雙方市場陷入混亂局面,泰方也確實在借機削弱中國紅牛包裝識別度,混淆消費者的判斷力,甚至混放在一起銷售,低價擾亂中國紅牛的市場銷售,甚至可能會引發更為嚴重的惡性競爭。


舉例來講,泰國天絲的紅牛商標就像一個桃核,在20多年前的中國功能飲料市場就像一片荒地,這顆桃核尚沒有商業價值,而且隨時有夭折的風險。泰國天絲強調,沒有桃核就沒有一切。現在進入收獲期,投入方華彬爭奪的不是果樹,而是這個果園里的果實要有華彬的權益。所以華彬集團認為,泰國天絲的行為不僅是投機中國紅牛市場紅利,而且是“摘桃子”。


事實上,安奈吉市場推廣和消費者接受并不如泰國天絲想象的那么順利。11月就有東莞商戶在朋友圈發出對安奈吉產品進行了低價出貨的信息。


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商業倫理之戰


這場戰爭,不僅是商標權益戰爭,更是一場圍繞商業利益的商業倫理之爭。因為泰國天絲的態度一直很明確,商標權是我的,所有的合作馬上清算,任何反抗都是在拖延時間。我不僅要要回商標,還要承諾巨大的利益把你的團隊拿過來,為我繼續做市場。中國紅牛數位高管已經離職參與到這場利益場的爭奪戰中,這也是嚴彬最為傷心的。


縱觀中國的功能飲料市場,已經是一片紅海,而整個行業發展最繞不開的一個品牌就是紅牛。但在20世紀90年代,中國功能飲料市場還是一片空白。1993年,泰國天絲創始人許書標嘗試將泰國紅牛引入中國,結果因無法取得保健食品批準證書無功而返。到了1995年,許書標和華彬集團創始人嚴彬結識后,在嚴彬的主持和推動下紅牛正式進入中國市場,一個屬于中國功能飲料的新時代大幕隨之拉開。


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事實上,華彬系20多年的持續投入和經營,才把紅牛這個無人知曉的品牌打造成中國功能飲料行業的領軍者,曾經創造過230多億的年銷售額,創造了國內飲料行業的單品銷售記錄,并一度占據中國市場80%的份額。中國紅牛的崛起也直接帶動了行業發展,助力中國成長為世界第二大功能飲料市場,雖然后續模仿者眾多,但始終無法超越,中國紅牛一家獨大的格局難以撼動。媒體記者調查發現,消費者對紅牛品牌的認知度較高。南京消費者薄先生介紹,20多年前,有時候踢球、跑步時喝。消費者劉先生則表示,聽到紅牛和泰國的淵源很詫異,因為他一直以為紅牛是中國的。南京消費者徐女士表示,讀中學時為了提神喝過,“我真是第一次知道它是從泰國來的,居然是‘洋品牌’。”


當時許書標和嚴彬的默契是友好和諧的,但隱患還是不少。一方面紅牛直到2012年許書標去世前,16年紅牛銷量尚不過百億,而且紅牛在中國的中文商標環境尚未掃清障礙。另一方面基于許、嚴第一代創業者的合作默契,公司治理存在的歷史問題也沒有那么著急去清理和確定規則,比如股權問題,現在仍存在巨大的爭議。


許書標去世后,嚴彬在談判中多次提出許書標生前的種種承諾,許家第二代繼承人毫不客氣的回復道:這你只能去與他(許書標)商量。


中國紅牛的巨大成功和不完善的治理體系顯然是泰國天絲和許氏家族無疑是最容易下手的。1997年7月中國紅牛北遷,在北京建廠后通過原料采購的方式,為不再對中國投入資金的的泰國天絲已經貢獻了超過四十億元的利潤,但2015年后談判中,泰國天絲和許氏家族第二代繼承人想謀取更大的利益,包括控制權。


華彬開始反擊


2016年,泰國天絲就多次發布聲明稱是中國紅牛控股股東,并聲稱華彬集團侵犯了其商標的權利。盡管合營期限尚未到期,各方面工作尚在談判,泰國天絲卻借 “商標許可”噱頭,向國內市場監管機構提前發出帶有簽字的申明函,單方面表明以后將不再續期,引起華彬的警覺。


2018年時,泰國天絲還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強制清算中國紅牛的法律程序,在中國紅牛體系動蕩之際,泰國天絲通過委托授權等另起爐灶,建立起新品安奈吉的營銷團隊。在新的合作體制中,華彬離職高管團隊成為其運作在華利益的“總經銷”。


時隔三年,華彬組織了強大的律師團隊為自己抗辯。2019年以來,泰國天絲發起的諸多訴訟,陸續收到地方中院、地方最高院不預受理、駁回或中止的裁定。


針對泰國天絲不分紅和體外經營的指責,華彬集團稱,泰國紅牛股權許氏家族做了手腳,泰國華彬作為大股東,權利受到侵害。中國紅牛投資建廠諸多決策泰國天絲不僅知情,而且還派駐了技術人員,提供了香精產品,并從中獲利。中國紅牛一直堅稱,和泰國天絲在1995年簽訂的五十年合作協議是華彬方全力投資市場的前提,在紅牛中國五十年經營期限內,泰國天絲通過向紅牛中國銷售香精等原材料獲取利潤,并確保五十年內僅紅牛中國有權在境內生產、銷售紅牛飲料,與此同時,華彬集團獨自主導紅牛生產和經營,對中國市場結果自負盈虧。中國紅牛認為泰國天絲不斷發起訴訟的目的已經“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完全置歷史、協議約定、商業倫理于不顧,意圖獨占中國紅牛的勝利果實。


泰國天絲環環相扣、步步緊逼,在泰國紅牛2016年的一次董事會決議將嚴彬在中國紅牛的董事長身份免除。當嚴彬請求撤銷該董事會決議的上訴在今年8月被駁回后,泰國天絲選擇9月24日來公布這個結果,事實上,泰國天絲申請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嚴彬等人身份工商登記變更的申請訴訟已經被一審駁回。泰國的這起并非終審的訴訟并沒有對雙方在中國的法律進程產生效用。但泰國天絲或許氏家族在華利益體系卻極度宣傳此案巨大影響。紅牛業務人員稱,當時經銷紅牛的朋友圈出現有償轉發的信息。


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和消費市場的擴大,紅牛在中國事業蒸蒸日上,其實華彬和泰國天絲或許氏家族與華彬的矛盾由來已久。據報道,2001年的時候,中國境內開始出現走私紅牛(非法進口,也不符合國內監管政策),沖銷多達5億罐,不僅嚴重沖擊了中國紅牛的發展,而且擾亂了當地社會經濟秩序,對國家稅收也造成巨大損失。后經調查,這些走私產品大部分源自泰國天絲的東南亞紅牛工廠。華彬配合當地工商部門對此進行了常年打擊。


中國紅牛與泰國天絲正面剛,泰方欲躺贏,中方不答應


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曾在《道德情操論》中強調,企業家要有“道德的血液”。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也曾說“在商業倫理面前,制度管理只是淺層次的管理,更深層次的是人性的管理。”我們應該期望,“中國紅牛離婚案”,雙方應以華人商業經濟秩序崇尚的“以和為貴”解決此事,否則給中國紅牛體系的員工、合作伙伴以及社會商業秩序帶來傷害,只是一個多方同輸的樣本。


賬號登錄

忘記密碼
登錄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手機版

使用“掃一掃”即可查看手機版。

掃碼關注官方微博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福彩中奖号码查询今天